苏丹示威:来自非洲的成功抗争和香港的助喊

济宁远东环卫网 刘 欣2019-07-10 09:01:46
浏览
苏丹民众经过多个月来的示威,日前与军政府达成共识,先由军方成立过渡政府,21个月后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之后举行大选。双方同时同意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过去多个月苏丹示威活动期间爆发的暴力事件。 双方达成共识的消息传出后,许多当地人到街上庆祝,形容那是苏丹“历史的开端”。负责协调双方谈判的埃塞俄比亚总理和非洲联盟均表示欢迎谈判的结果。苏丹这次政治危机从四月开始,示威者当时要求已经掌权近三十年的前苏丹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下台,军方推翻巴希尔后,示威者转为要求军方交出权力,成立文人政府,最后军人暴力镇压,造成最少30人死亡。 有关苏丹的消息罕有地受到许多香港网友关注,表达对苏丹示威者的支持,分析也留意到两地示威活动的相似性。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这名化名坎大喀(Kandaka)的示威者多天来带领其他人叫喊反政府口号,被视为苏丹示威的一个象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图片中央的香港女士要求警察停止以暴力对待示威者,同样被视为香港示威的一个象征。 示威者诉求:大选、独立调查委员会走到苏丹街头的示威者大多都是年青人,他们在4月在巴希尔下台之后,连续多个星期在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军方总部外边静坐,要求军方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军方成立的过渡政府坚持它必须保有权力,才能维持秩序,但示威者仍然坚持在军方总部外静坐。苏丹军队多次驱散不果,一些隶属军方的民兵组织最终在6月3日开枪镇压。过了数星期,他们又回到了街上游行,许多示威者自行组织数十人、甚至百多人的游行队伍,继续在喀土穆游行。军方政府有时候会拘捕一些示威领袖,但民众很快又选出一位新的领袖,继续抗争。军方情报组织多月来不断尝试渗透示威者组织,但始终无法成功阻止示威活动。双方最终在非洲联盟的调解下达成协议,先由军方成立过渡政府管治21个月,之后把权力交给文人政府18个月,最后举行大选,让苏丹民众选出领袖。政府同时会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近月示威活动中的暴力事件,但没有说明是否针对军方镇压示威的行为。苏丹政变:中国在非洲“老朋友”下台后双边关系变化观察苏丹政变:铁腕总统下台军队接管的前因后果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苏丹示威者称军政府镇压中死亡的示威者为"烈士"。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以来,已有多人堕楼身亡,示威者献花悼念,又认为堕楼事件是香港政府漠视诉求所致。 社交网络和现实游行社交网络在苏丹的示威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统筹示威行动的民间组织自由与改变宣言力量(Forces of the Declaration of Freedom and Change)多月来都透过社交网站宣布下一步的行动和示威计划。例如,它在示威者和军方宣布达成共识后,宣布原定7月14日举行的公民抗命行动将改为纪念去世的示威者的悼念活动。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苏丹军政府回应记者提问时,透露已经与示威一方达成过渡政府协议,又会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暴力事件。 苏丹民兵组织6月3日开枪镇压在军方总部外静坐的示威者后,许多苏丹社交网站用户把自己的帐户图片转为蓝色,纪念一名在镇压中因为保护其他其示威者被射杀的男子。BBC国际媒体观察部(BBC Monitoring)的报道指出,苏丹军政府在镇压后下令关闭大部份的网络服务,包括手机讯号,防止当地人把有关暴力镇压的消息传到国外,但示威者与政府达成协议后,军方宣布将在未来数天恢复网络服务。香港示威游行中的港英旗:恋殖还是发泄不满香港反逃犯条例游行转战陆客旅游区,入夜变冲突台湾社会关注香港反送中:公民社会退步,影响台大选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前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也亲身就修例带来的争议致歉,但未有按示威者要求宣布全面撤回修例。 香港和苏丹示威者的学习过程香港示威者的诉求与苏丹示威者的诉求类似,因此苏丹的消息在香港引起许多人注意。谷歌(Google)的资料显示,苏丹民兵组织6月3日向示威者开枪后,香港网民搜寻有关苏丹消息的次数增多了数倍,许多香港媒体都有跟进报道苏丹的情况。许多香港的网友在讨论香港最新的情况时,不忘转载许多关于苏丹示威活动,形容两地当权者的面目不同,但“独裁本质却是一样”。荷兰人权研究所(Netherlands Institute of Human Rights)主管比斯(Antoine Buyse)6月18 日在英国《卫报》撰文指出,香港和苏丹的示威活动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尤其是两地的示威者很快从过去失败的经验学习,例如苏丹示威者知道他们不可以让示威活动像埃及一样,推翻政府后却让军事强人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掌权,因此坚持军政府尽快把权力移交给文人政府。香港的示威者也学会必须不断发动示威,避免示威像2014年“占领中环”运动后期般失去动力。比斯认为,在香港和苏丹的示威活动中,“独裁者的学习速度正被一般更令人有希望的力量盖过:民众的学习速度。”